?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公司产品 >
公司新闻

看着雨水勤情地擦拭着绿叶的身影

时间:2017-07-19 14:37 来源:未知浏览次数:

  夜深千帐灯,且做不眠人,轻轻地,把竹帘微卷,窗户小半开,

等待许久的雨水迫不及待地俯下身子,轻吻透明的玻璃心。

这勤快的雨滴刚清洗完白昼的天空和大地,又耐心地穿过夜色,

半空中一个跳跃,便分身无数,从瓦片、树梢、石阶上慢慢滴落下,

落在枣树的叶子上,流入茶花的花苞里,滑过月季的皮肤……

你看,春雨多温柔,擦拭月季花瓣时,

手格外轻软——像抚摸心爱人的脸庞!

然,月季花儿也如心爱人一样娇滴、稍事不悦也流下委屈的泪———

别怪花朵太娇气啊,实在是雨的手有点凉,薄凉的雨和我一样,也怕冷。

它们从天空、从屋檐爬向春分的、雨水的、惊蛰的大地,

和半路相遇的绿叶一起,抱成团儿钻入大地温暖宽厚的怀抱,

彼此,取暖!

 

 

看着雨水勤情地擦拭着绿叶的身影,听着它们在花瓣上奔腾的声音,

我的心里充盈着安然和欢喜。行走人间草木,心生千般愿,愿这世界

自然万物生灵,都是我愿用一生来长相厮守的山河故人。

草不语,花不言,它们正以这样的方式慢慢地、

慢慢地抵达我的精神故园,慢得就像木心先生少年时。

 

半世漂零如浮萍,从故乡到异地、从日升到日落、从岁首到岁末……

漫漫的旅途中,木心把疲惫的身心安放在柔软中顽显在文字里,

“散步散远了的乡愁”总在不经意间造访。随着“咯吱”一声,

他的记忆大门被轻轻推开,纯净、古朴、

悠然的从前时光和生活断章——浮现在眼前:

记得早先少年时

大家诚诚恳恳/说一句是一句

清晨上火车站长街/黑暗无行人

买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/从前的日子变得慢

车、马、邮件都慢/一生只爱一个人

从前的锁也很美/钥匙精美有样子

你琐了/别人就懂了

 

初遇《从前慢》,是那年夏天。

几只早早醒来的小鸟,清脆的鸣啼一声更比一声欢,

啄碎小区的宁静,也啄破了我的梦。睡意全无随手抓起床边书,

就着窗外半明半暗的光亮,不期而遇这几行诗句,

简洁、明净、轻盈如飞雪。

倏然间,心微微一颤,一幅画在脑海里缓缓铺开:

初冬的早晨,天色微亮,街角卖早点的小铺里,夫妻俩一个劈柴一个添火,

热腾腾的蒸气飘浮半空中,给冷清的街巷增添了融融暖意。

 

云中谁寄书信来?

那载着远方信笺的马车打街道的青石板上“哒哒”而过,

倚着门窗翘首期盼的,是谁家的姑娘?

可真是慢呀,从清晨到黄昏,从细雨霏霏到皑皑冬雪,

待把秋水望穿,方才辗转抵达。

洗净双手,擦亮目光,展开信,一字一句读,读到月下花渐眠,

还紧紧攥着那把夹在信里的钥匙,不愿睡去……

好看的锁,精美的钥匙,只为初遇的约定,

相守到终老。锁了,都懂了。

 

 

读木心这首诗,宜冬日的午后,

白雪覆盖着屋顶,地上是深深浅浅雪泥鸿爪。

手中红茶一杯暖,小口浅酌慢品,回味悠远。

这一味慢啊,是时间积淀下来的沉香,这般娴静和美好。

 

 

 

 

本文标签:
? 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