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品牌介绍 >
公司新闻

生活是一个坑,一跳来跳去的碰撞

时间:2017-07-05 16:16 来源:未知浏览次数:

  生活是一个坑,我们从这坑里跳出来。到坑外给自己雕刻一处闲。

 

我们不谈坑里的喜怒哀乐。因为,坑里的故事剧情不同,感受相似。

 

我们于某一刻跳出坑外,只是为了看一看坑外的风景。

 

那些坑里的喜怒哀乐,不说也懂。

 

走出来,看看。看看这绿的草,红的花。沿着河堤一起寻找它的源头。

 

在这一刻,你十七,我十八,我们依旧是风中的少年。飞扬的裙裾,洁白的衬衫。齐眉的刘海,和乌黑的发线。

 

我们换上最轻便的跑鞋,扎起马尾,和速干的短袖衫。一起跑啊!不许说累,只许流汗。

 

我们气喘吁吁的放慢脚步,看着彼此涨红的脸。笑了!

 

那一刻,我们看到青春里,像风一样的少年。

在妈家的日子,三餐和睡眠都会错了位。高度集中的神经,拧巴成一股麻绳。这头是我,那头是娘。

哥曾说,不要那么紧张。所有的发生,都属正常。

 

我是一个习惯留下阴影的人。恐惧,或惊吓。失望,或谎言。哪怕只有一次。便已经烙印成伤。再无从抹去。

 

昨夜突然没了电。打电话向哥求救。哥冒着小雨赶来,查出了故障原因。我却一再劝阻哥去修理。暗夜加小雨,绝不是作业得好天气。不是有应急灯吗?一切都可等到明天再处理。

 

好久没和哥聊天了。各自忙碌着各自的生活,鲜有碰面的机会。

 

一盏应急灯并不能照亮整个房间。幽暗的灯光下,我,哥,和娘,闲聊着生活的琐碎。暗夜变得柔软。娘静静的听着,不发一言。

 

哥不时逗娘一句,娘便呵呵的笑着。一刹那间,恍惚又回到了儿时。

 

那时也是这样,姐姐们都已出嫁,父亲久不回来,家里只有我,哥,和娘。那时,我们还小,娘还很年轻。

 

记忆里的娘总是很忙碌的样子。哥也总是不开心。直到长大外出工作,再回来时,人开朗不少。那时,哥去地里干活,总是习惯的拉上我。我坐在哥的单车后座上,听风吹过耳边。那时,我单纯的像田头的一棵麦苗,只知拔节的快乐,不知未来的烦恼。

 

哥在地里忙碌,我亦步亦趋的跟在旁边。哥从来不指望我能帮到他什么。就像他说,走,跟我一起去地里,不用干活,只跟我说话就行。

 

我不知那时小脑袋里藏着多少话,只记得,整个哥忙不停时,我嘴巴是不停的。那时真的像一只雀鸟,总是叽叽喳喳的停不下来。想必是一生的话都在那时说完了吧!如不是,怎么现在总是陷于沉默呢?

 

哥走的时候,雨已经停了。关好大门,独自在小院里静静的聆听夜的呢喃。它的声音太小了吧!怎么努力听,也听不见。看时针,哦!已经十一点半,夜,大概是睡着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文标签:
? 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