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品牌介绍 >
公司新闻

立春刚过,风像是从冬天圈子里放出的牛羊一般

时间:2017-07-26 16:17 来源:未知浏览次数:

立春刚过,风像是从冬天圈子里放出的牛羊,四处尥蹶子撒欢。阳光酿出一年中最酽的时光,金色的光线如倾盆大雨泼洒在风里。风的每一个皱褶中都荡漾着花的清香,足以让人间草木“有味者使之出,无味者使之入。”

 

院墙上伸出一枝桃花或是梨花,人走过去很远了,风依然送进鼻间一团香气,让人的心绪顿时就迷乱了。陌上,油菜花点亮了整个春天。一望无垠的金黄绵延田畈,铺天盖地,醉人的香气弥漫四野,诱惑着游人趋之若鹜,搔首弄姿。与春天相遇,似乎暗合了我们的心思。我们蠢蠢欲动的春心,想象着在身体里种下春天的花。于是,有了一场和叫岩的约会。

 

车子出铅山县城,从莲花村翻过了几个低缓的山坡,绿色像无边的海一样呈现在我们眼前。路边的荼蘼推推搡搡,抽出嫩绿的芽头,野蔷薇一路蔓延它的枝叶。植物积攒着力量往上生长着,绿色在山与山之间流动,宛如花的翅膀,轻盈地在林间飘舞。很快,我们发现了河滩上的一片金黄,它们寂静地覆盖着田畈。春天像河里的流水,随意流淌。不远处的田埂上,牛儿无忧无虑地啃啮着草。它们不时地打着响鼻,吞吐着青草的味道。我们沿着山路行走,忽明忽暗的阳光在两旁高大林木间隙中,落下春日的温暖。灌木、羊齿植物在我们的裤脚边窸窣作响。步行十几分钟后,我们来到一个山谷。疏林里矗立着百年的樟树和一些勾子树。或许是因为这里背阴,树木都蛰伏在冬天的睡梦中,一副宿醉未醒的样子。光秃秃的树枝肆意的舒展,简洁地勾勒出写意的山水画,隐隐约约的鹅黄零星地点缀在枝梢。而在前方,野桂花和野草莓的白色花朵,密集着缠绕山岩。叫岩周围岩石的轮廓如花瓣,泛着春天的各色气息,安静的伫立着。偶尔,林中传来鸟儿的啁啾,路边是昆虫怯怯的试嗓声。

 

望着眼前大大小小的山岩,我们茫然得无从下脚。随行的朋友颇为遗憾地说,来叫岩,若是少了陈茂贵的讲解,山水失色许多。

 

话音未落,远远地望见一拨踏青的人从山上缓缓地逶迤而下。蓦然,朋友惊呼:陈茂贵。

 

我顺着她的手指望去,一个个子瘦峭,年纪约莫五六十岁的老者,不紧不慢地向人们解说着叫岩的故事。

 

待陈茂贵走近,朋友忐忑地请他给我们做向导。我们心不安:天色近晚,人家才刚刚下山,有理由可以拒绝我们。没想到,陈茂贵闻之,毫不犹豫地应允我们的请求。他踅身交代完先前的游客顺着原路返回,便与我们一同上山。

 

一路上,由于陈茂贵的引路,叫岩散发出无穷的魅力。我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,冒然打断他的讲解,问:你每天这样跑上跑下,能赚多少钱?

 

陈茂贵憨厚地笑了,脸上浮出只有农民长年累月积淀出的黝黑。他说,我是义务讲解,每天多的时候带六七拨人游叫岩,也没得过一分钱。

 

我愈发诧异,不知什么力量给予了他的激情。

 

陈茂贵说:我祖籍景德镇,铅山是我的第二个故乡。十几岁的时候,我随父亲迁移到莲花村。从第一眼看到叫岩开始,我就深深的爱上了它。年轻时,我在村里当干部,经常带朋友来这里欣赏叫岩原生态的美。后来,我退休了,有着充裕的时间。我就想着把叫岩介绍给更多的朋友,让他们了解我们家乡的美。

 

我不经意地注意到,陈茂贵说这番话的时候,浑浊的眼中透出一股暖暖的,有如阳光下的花散发出的气息。

 

我们每次寻幽探访石塘古镇,总是遇见一位老者弓着背,带着一群游客在古街上细说石塘的美丽。他就是被人们戏谑称为“义务讲解员石塘通”——卢志坚。而在这里,我们又邂逅另一个卢志坚。他们都是极其普通的铅山人,却共同怀有一颗赤子之心。他们深爱着家乡,同样为了宣传家乡,兢兢业业地当义务讲解员数十年。

 

暮色渐浓,我们告别叫岩。在下山的途中,我突然闻见了叫岩的香气。这种香气是叫岩特有的标签。而香气来源于所有热爱家乡,热爱土地的千千万万个陈茂贵或是卢志坚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文标签:
? ?